鸚鵡當證人! 重現鹹濕對話幫抓姦

科威特一隻鸚鵡在主人泡熱水澡的時候,突然在主人妻子面前狂講他與管家的曖昧談話,讓整起外遇事件曝光。

據《鏡報》報導,科威特一隻鸚鵡在家中把主人與管家調情的談話一搭一唱的說出來,引起妻子強烈的懷疑,事後妻子將鸚鵡帶到警局作證,讓牠重複那些對話給當地員警聽。

  • 主人與管家曖昧談話,全讓鸚鵡學了起來,讓整起外遇事件曝光。圖為示意圖。(歐新社)主人與管家曖昧談話,全讓鸚鵡學了起來,讓整起外遇事件曝光。圖為示意圖。(歐新社)

聽完鸚鵡所曝光的鹹濕對話後,當地警方排除了牠可能從電視或電台上聽到的可能性。犯下通姦罪的丈夫在科威特恐將面臨刑責或強迫勞役。妻子受訪時表示,她早就懷疑丈夫出軌,好在這隻鸚鵡幫了她。

特別的抓姦方式吸引不少網友留言:「真是個好孩子(大笑)」、「哎呀,不知道希拉蕊辦公室有沒有養鸚鵡」、「如果發生伊斯蘭教國家,搞不好換成太太被斬首」

參考資料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867771

婦人花600多萬抓姦失敗 丈夫反控妨害秘密

〔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擔任金融界高階主管的李姓婦人,懷疑丈夫與女同事外遇,先後花了634萬6000元委託一統徵信社蒐證抓姦,卻功敗垂成,她還為此被丈夫反控妨害秘密,她質疑一統藉機騙錢,指控一統廖姓總經理、林姓副總經理及鄭姓經理詐欺;台北地檢署認為3人屢次增加費用時並未使用詐術,所以將3人不起訴。

  • 李姓婦人,懷疑丈夫外遇,花了634萬6000元委託一統徵信社蒐證抓姦,卻功敗垂成。她質疑一統藉機騙錢,台北地檢署認為增加費用時並未使用詐術,所以不起訴。示意圖。(資料照,記者謝君臨攝)李姓婦人,懷疑丈夫外遇,花了634萬6000元委託一統徵信社蒐證抓姦,卻功敗垂成。她質疑一統藉機騙錢,台北地檢署認為增加費用時並未使用詐術,所以不起訴。示意圖。(資料照,記者謝君臨攝)

去年5月,李婦懷疑丈夫假借出差名義,與女同事外出偷情,便找上一統徵信社幫忙抓姦,她先簽約付了8萬元蒐證費,2天後,一統再以「在車上裝設GPS追蹤器」、「跟監外遇對象」等名目,向她追加36萬6000元費用。

抓姦心切的李婦,後來又聽從一統林姓副總的建議,改簽要價210萬元的「專案全包」合約,且陸續又支付到外遇對象住處裝設針孔、刑事風險、警察紅包、律師協調費、摩鐵蒐證費、破案獎金等各種名目費用,總計634萬6000元。

檢方認為,李婦一心想抓到丈夫通姦的事證,同意一統不斷增加費用,認定一統以各種名目增加費用時未施用詐術,所以不起訴。

參考資料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868016

偷吃被抓包還不改? 已婚男鬧上新聞氣壞元配

已婚鄭姓男子涉嫌在外偷吃,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因他與林姓小三弟弟打架的事鬧上新聞,當場被妻子抓包,妻子怒告林女妨害家庭。台北地檢署認為,鄭男雖承認與林女上床多次,但不能僅憑被告片面說詞,作為有罪判決唯一證據,全案偵結不起訴。

已婚鄭姓男子涉嫌在外偷吃,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因他與林姓小三弟弟打架的事鬧上新聞,當場被妻子抓包,妻子怒告林女妨害家庭。(情境照)

已婚鄭姓男子涉嫌在外偷吃,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因他與林姓小三弟弟打架的事鬧上新聞,當場被妻子抓包,妻子怒告林女妨害家庭。(情境照)

處分書指出,鄭男(53歲)結婚23年,去年9月被抓包與林女(49歲)纏綿,只好向妻子承認偷吃,表示很後悔,並與妻子立下切結書,保證不再和林女往來。

鄭妻以為鄭男知錯,決定給他一次機會,未料今年5月看電視新聞,其中有則新聞,內容是2名男子因故爭執,1男開車衝撞另1男,赫見撞人是鄭男,被撞的竟是林女的弟弟,氣得質問鄭男:「是不是還和林女在一起?」

鄭男無法狡辯,承認簽完切結書後,仍多次跑去林女的租屋住與她過夜,多次發生性行為,鄭妻無法諒解,日前遞狀控告林女妨害家庭。

檢方受理後傳喚鄭男及林女,鄭男並未出席,林女則矢口否認犯行,說自己是被鄭男電話騷擾,2人並未發生關係。檢察官認為,因無直接證據證明兩人通姦,單憑鄭男片面之詞,無法認定林女妨害家庭,予以不起訴處分。

參考資料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863157

「被你榨乾了」吳念真兒被爆料偷吃 傳自慰錄音檔給小三

知名導演吳念真的兒子吳定謙,遭爆料對感情不忠!原本有個論及婚嫁的記者女友,卻對外宣稱自己「單身」,跟小三開房間、約會、傳鹹濕簡訊,偷吃四個月,最後小三忍不住攤牌,吳定謙才坦承自己劈腿,最後已讀不回消失。對此,吳定謙本人則簡短回應:「哪有這種事?完全沒有聽說。」

 ID-688028.jpg

▲吳定謙其實有個交往多年的正牌女友,雙方已論及婚嫁(圖/翻攝自吳定謙臉書)

34歲的吳定謙台大戲劇系畢業後就投入演藝圈,目前參與多部舞台劇演出,看似平順的演藝之路,卻總是活在父親的光環下,出道多年也極少談論自己的私生活。根據《鏡周刊》報導,從事電影業的正妹小乖,在一場試片會上認識吳定謙,情投意合,還會一起約看星星、散步,之後迅速發展成親密關係,兩人的第一次還是在車上進行。

小乖控訴,吳定謙當時說自己是單身,時不時帶自己出來約會,有過一次親密關係後,才知道吳定謙的需求很大,一天最多可以做三、四次,讓她有點吃不消。吳定謙三不五時會傳鹹濕訊息給小乖,例如「跟你做都超爽」、「喜歡你口X我」等,還有半裸、下體照,甚至打手槍到高潮還會錄下自己喘息聲傳給女方。

 ID-476279.jpg

▲導演吳念真的兒子吳定謙,被爆出劈腿、偷吃四個月(資料照/記者邱榮吉攝影)

吳定謙在訊息裡表現出對性愛的渴望,向對方說「今天被你榨乾了」、「想看你高潮的樣子」等,讓小乖愛得入迷。但在現實生活中,吳定謙行蹤神祕,常常搞失蹤,訊息也不定時回,就連小乖在臉書上回應吳定謙的貼文,也被迅速刪除。

之後女方受不了向吳定謙攤牌,他才坦承自己劈腿,隨後消失已讀不回。

 ID-688029

▲吳定謙不久前還貼出遊日本的照片,被爆料其實是與正牌女友的家人一起去(圖/翻攝自吳定謙臉書)

吳定謙多年來一直有個正牌記者女友「Flora」,兩人交往三年以上,已經見過雙方父母,吳定謙日前還與女方家人一同出遊日本。過去吳念真被問到對兒子的婚事時,脫口說出「他連自己都養不活了,還想娶老婆?」之後也提到認識兒子的女友。

被爆料「偽單身」偷吃四個多月,吳定謙本人對此回應「完全沒有聽說」。

參考資料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92954

嗆聲捉姦在床才算!5個月後小三生子 他臉綠了

周姓男子與鄭姓小三偷情,去年9月間,面對妻子小美(化名)質疑,他還回嗆「抓姦在床才算數」,但今年4月間,小美得知小三早在同年2月產子,氣憤提告,周男辯稱小美早知情,檢方認為周男在電話中回嗆「抓姦在床才算」,又否認偷情,小美是事後得知小三產子才知情,新北地院審理後判周、鄭各3月徒刑。

  • 男子外遇,還跟妻子嗆聲「抓姦在床才算」,離婚後前妻得知小三生子,提出告訴。(資料照,記者陳慰慈攝)男子外遇,還跟妻子嗆聲「抓姦在床才算」,離婚後前妻得知小三生子,提出告訴。(資料照,記者陳慰慈攝)

據查,43歲的周男與37歲的鄭女暗中偷情,小美雖覺怪異,卻苦無確切證據,去年10月8日,兩人更協調離婚,直到今年4月間,小美得知小三早在2月產子,推算嘿咻時間,她與丈夫根本還沒離婚,氣憤提告。

不過,周、鄭的律師質疑,去年9月30日,小美與周男對話中,曾要求說:「賠280萬是通姦罪,200萬你們一人各賠40萬精神賠償!」可見她當時早知情,卻遲至今年4月才提告,已超過6個月告訴期,且兩人離婚時,女方同意離婚並接受72萬元補償,早有宥恕之意,依法不得提告。

檢方調查,當時電話對話中,周男堅稱鄭女有男友,兩人沒有交往,否認偷情,還說:「捉姦在床才算數」,可見小美並沒有確切證據,而是直到今年4月得知鄭女產子後才確定此事、提告。

檢方認為,雖然兩人離婚時,小美同意拋棄剩餘財產分配請求,且不得再以任何理由請求婚姻期間所受的損害賠償,不過,調解內容並未提及72萬元是通姦賠償,也沒記載拋棄提通姦告訴權利,難認小美有宥恕之意,因此將兩人起訴。

參考資料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866696

老公偷吃旗下女星 傳上戶彩隨時離婚

老公偷吃旗下女星 傳上戶彩隨時離婚
HIRO被爆偷吃E-girls某成員。(取自日網)

日本女星上戶彩與放浪兄弟團長HIRO結婚4年來,屢傳出婚變消息,近日又傳出她不滿長期獨守空閨,加上耳聞老公疑似偷吃師妹團E-girls其中一位成員,令上戶彩離婚傳言越演越烈。

上戶彩在《午後人妻》飾演出牆人妻再創演藝事業高峰,不過她的婚姻卻亮紅燈,傳一心想當個家庭主婦的她,老公HIRO卻長期以工作理由不回家,更有周刊爆料業界盛傳HIRO偷吃旗下女團E-girls的某位成員,導致上戶彩可能選在《午後人妻》電影版上映之際,發布離婚消息。

(中時電子報)

參考資料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1021004316-260404

學弟偷吃老婆 受害消防員遭離譜調職

花蓮縣消防局近日爆發一起桃色糾紛,張姓消防員的老婆和陳姓學弟發生婚外情,張男發現後憤而對陳男提告,陳男雖因此事被調職處分,但消防局長林文瑞卻以張男「告同事破壞局裡形象、怕記者來追新聞、讓你冷靜」為由,離譜的將張男從市區的花蓮分隊調職到一小時車程遠偏鄉的和平分隊。張男因此整天抑鬱寡歡,甚至還到身心科求診吃藥,張的友人因不滿他的遭遇,憤而向本刊投訴:「學長被戴綠帽,卻要被懲處調職,天底下哪有這麼荒謬的事?」本刊調查,二十六歲的張男在花蓮擔任消防員已逾五年,三年多前,他在學長的介紹下認識大他一歲的陳女,二人熱戀一年多後就結婚,同住花蓮的小倆口,原本過著甜蜜幸福的生活,但卻因一場掛急診的意外,讓二人的關係瀕臨絕裂。七月二十九日中午,陳女突然覺得身體不舒服,張男緊急將她送往花蓮醫院掛急診,沒想到陳女在半夢半醒間,卻不斷呼喊另一名陌生男子的名字,讓張男察覺有異,檢查陳女手機後赫然發現,陳女竟和另一名同樣也在花蓮服務的陳姓消防員互傳曖昧簡訊,陳男甚至還傳訊給陳女說:「跟你做愛滿開心的…。」隔天,張男等陳女甦醒後,拿著二人的對話紀錄質問她和陳男是什麼關係?陳女才向張男坦承,二人是透過通訊軟體BeeTalk認識的,從今年五月開始,至少和陳男在汽車旅館發生過四次性關係,張男得知真相後,原想打電話找陳男理論,但陳未接電話,張憤而到警局對陳提出妨害家庭告訴。張的友人說:「張男在花蓮分隊服務,陳男則在吉安分隊服務,二人原本互不認識,陳男雖已快三十歲,但因他是大學畢業後才考上特考班,消防經歷僅一年多,按照消防界的慣例,陳男還需叫張男一聲學長,但陳男明知陳女已婚,老公還是學長,卻仍和陳女發生姦情,實在太過分了!」對此,花蓮縣消防局長林文瑞表示:「因二造各有說詞,所以我只好先把二人都暫時區隔開來,等司法判決後,再做進一步處置。」遭指控偷吃學長老婆的陳姓消防員則喊冤說:「這是仙人跳,我一開始不知道陳女的身分,直到交往後才知道,陳女後來就藉故一直跟我要錢,前後共要了六萬元,我手頭上都有相關證據資料,等上法院後會全部拿出來!」老婆通姦卻遭調職的張姓消防員也僅低調表示:「我每天晚上只要想到是因為我太太跟別人發生關係,才讓我調到這裡,我就睡不著覺…我想全案已進入司法程序,細節我就不方便多說了…。」(撰文:社會組)「更多其他壹週刊內容請點我

花蓮縣消防局近日爆發一起桃色糾紛,張姓消防員的老婆和陳姓學弟發生婚外情,但張男卻被調職處分。(圖:壹週刊)

參考資料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xtmag/20161019/970366/%E5%AD%B8%E5%BC%9F%E5%81%B7%E5%90%83%E8%80%81%E5%A9%86%E3%80%80%E5%8F%97%E5%AE%B3%E6%B6%88%E9%98%B2%E5%93%A1%E9%81%AD%E9%9B%A2%E8%AD%9C%E8%AA%BF%E8%81%B7

想偷吃卻硬不起來 大老婆完勝

郭先生,45歲,是我治療中少數幾個 6堂課幾乎沒有改善的個案,但這並非生理的,而是他心理上出現了擁抱情人無法勃起的事實,郭先生說:「我們做這行土地開發工作的,每次在酒店裡朋友邀約,不是不想去,就是怕大家興頭來了,我難勃起,還有,我也有在外面找過一夜情、援交、情人等,但沒有一次勃起是成功的。」會談桌上放著法拉利鑰匙的他,穿著一身低調奢華,臉上正一臉苦瓜。談起失敗的經歷,郭先生說:前幾天,我依照教學方法訓練了一下,覺得狀況挺好的,不但可以進入自慰杯,而且還戳壞了兩個了,信心滿滿之下邀約情人出來見面,但奇怪的是不論他如何幫我,就是硬不起來,後來就只好連聲道歉的走人。我覺得實在太怪了,所以又去找了一次按摩小姐幫我,情形還是一樣,她弄了半個小時,起不來,我自己又弄了15分鐘,還是一樣,後來我就沮喪又尷尬地付錢走人了。這個在情人或新的對象前無法勃起的經驗已經困擾我20多年了。回想起與老婆的第一次也是如此,我們在經過3個月左右的磨合,終於可以慢慢晉升到操控自若地與她進行性行為,但問題是,我是一個商人,常常要在外面應酬,「換了人怎麼都硬不起來」的確是很囧的一件事。「你覺得老婆和情人間最大的差別是什麼?」我問。
我覺得和老婆生活很自在,怎麼都可以,怎麼搞也可以,但面對情人時就不行了。在情人面前,所有不雅的事我都不會做,如剃牙、上廁所、排氣等。最糗的是,記得有一回我去找她,擔心自己硬不起來,偷吃了一顆偉哥,當時是有一些硬,但硬一下就軟了,就這樣軟軟硬硬的折騰許久,最後只好算了。直到我離開,我覺得整個人輕鬆起來,在車上就一直硬,邊開車邊硬,甚至還無法『走』下車,最後好不容易拿了件外套遮了洗手間解決,解決完了還繼續硬,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從這個結論,我推斷郭先生的人格是一個「超級完美型人格」的人,這種要求完美的性格有時會讓自己非常痛苦,一個小事,在他的眼裡看來都是代表著失敗與不完美,盡力把它矯正過來,因此會多很多擔心。從心理學的角度來定義,完美主義(perfectionism)是一種人格特質,也就是在個性中具有「凡事追求盡善盡美的極致表現」之傾向。心理學家Basco認為具有完美主義性格的人通常會注意細節,對自己及他人要求規矩、做事缺乏彈性、標準很高、注重外表的呈現、不允許自己有放鬆失誤或犯錯的可能、缺乏自信心、常對自我能力懷疑、害怕出糗、丟臉等。郭先生的回家作業與別的個案不同,是練習面對與別人相處的自在,所有的答案均與「誰」都無關,也與「性」無關,而是「完美人格」。集中性感覺,自在放鬆的隨著感覺的能量遊走,慢慢練習才是解決性焦慮最好的解藥。最後,也給熟女媽媽最真摯的建議,「管太多」是最厲害的殺硬武器,如果要讓老公很硬,學習讓老公做自己,你也可以是無為的、天生的馴夫女王喔!更多壹週刊內容點這裡

想要抓住老公的心不是事事都得管,抓得住心自然抓得住人。(繪圖唐瑋璘)

參考資料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xtmag/20161022/971929/%E3%80%90%E5%A3%B9%E9%80%B1%E5%88%8A%E5%8B%95%E7%95%AB%E3%80%91%E6%83%B3%E5%81%B7%E5%90%83%E5%8D%BB%E7%A1%AC%E4%B8%8D%E8%B5%B7%E4%BE%86%E3%80%80%E5%A4%A7%E8%80%81%E5%A9%86%E5%AE%8C%E5%8B%9D

名醫再娶小三 又爆偷吃隆乳病患

名醫感情事件再度鬧上社會版。《蘋果》曾報導,蕭弘道是醫界頗負盛名的資深整形醫師,62歲的他原在馬偕醫院任職30多年,在整形外科專精口腔癌的顱顏手術和眼部美容手術,3年前轉戰醫美,至今約幫2萬多人做過眼部手術,蕭醫學經驗豐富,感情生活也多彩多姿,《壹週刊》曾報導,蕭周旋在大老婆和小三之間,雖和前妻離婚但仍「兩邊跑」,兩個家都想顧好。蕭弘道和前妻朱女6年前離婚後,改娶張女,但兩人協議,他每周可至前妻家3天,《蘋果》7/23詢問蕭弘道此事,蕭笑得靦腆,指前妻待他不薄,雖然兩人離婚,但只要他餓著肚子回到前妻家,前妻都會做菜給他吃,但言談中帶點愧咎。《自由時報》報導,被扶正的張女日前發現蕭男又沾染登門求醫隆乳的林女,氣得對蕭、林提告損害賠償。張禎庭認為,林女假借第三人身分,將親暱對話寄給她,目的是激怒她,並破壞她與蕭的感情;張女說,證據同時包括被告2人相偕出遊的照片,男方甚至大方提供身體讓女方倚靠、拍照,不倫戀事證明確。被告則反駁,LINE的內容、時間均不清楚,盼原告提出確切時間供查證後再答辯。法官裁定下月21日再開庭,期間要求雙方進行書狀交換。被告林女原嫁中國丈夫,離婚後來台,因向蕭弘道求診隆乳、雙眼皮等手術,兩人日漸熟識。(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蕭弘道曾被壹週刊報導,周旋在前妻與後愛之間。翻攝《壹週刊》

蕭弘道曾被壹週刊報導,周旋在前妻與後愛之間。翻攝《壹週刊》

蕭弘道曾被壹週刊報導,周旋在前妻與後愛之間。翻攝《壹週刊》

參考資料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ocal/20161021/972316/%E5%90%8D%E9%86%AB%E5%86%8D%E5%A8%B6%E5%B0%8F%E4%B8%89%E3%80%80%E5%8F%88%E7%88%86%E5%81%B7%E5%90%83%E9%9A%86%E4%B9%B3%E7%97%85%E6%82%A3

兒抓姦媽媽交纏「阿公」做愛 慘遭母殺害滅口

抓姦事件無奇不有,義大利西西里竟有一名媽媽潘娜雷若(Veronica Panarello)外遇「公公」,更扯的是,兩人行房時被8歲兒子史提沃(Loris Stival)目擊,未料狠心母親為掩蓋偷情醜聞,將兒勒死棄屍。

1

▲▼兒目擊母親與阿公偷情,慘遭女方殺害滅口(圖/截取自英國《都市報》、notizie)

Orazio Fidone, il cacciatore che ha trovato il corpo di Loris Stival, lascia la questura di Ragusa dopo essere stato sentito per oltre quattro ore come persone informata sui fatti, Santa Croce Camerina (Ragusa), 30 Novmbre 2014. ANSA/DOMENICO TROVATO

據英國《都市報》報導,潘娜雷若起初向警方報案,聲稱帶兒子史提沃去上學,但下午要去接他回家時,小孩竟然失蹤,沒想到警方調閱監視器發現,潘娜雷若根本沒到校接送史提沃,並開始起疑心,認為她是嫌犯的機率極高。

隨後警方深入調查,發現潘娜雷若與公公有一腿,對此女方坦言,某日兩人做愛時,恰巧被史提沃撞見,由於她害怕東窗事發,因此狠心拿電線將兒子勒斃,最後棄屍於偏僻郊區外的水溝。

Il frame tratto dal video fornito dalla Polizia di Stato mostra gli uomini della scientifica mentre effettuano i rilievi nel punto in cui è stato rinvenuto il corpo di Loris Stival il bimbo di 8 anni che era scomparso mentre si recava a scuola, Ragusa, 20 Novembre 2014. ANSA/ UFFICIO STAMPA/ POLIZIA DI STATO ++ NO SALES EDITORIAL USE ONLY ++

▲史提沃遭潘娜雷若勒斃,棄屍於郊區大水溝(圖/截取自notizie)

警方將潘娜雷若逮捕後,她竟反咬公公也是共犯,一同謀劃殺害史提沃,對此公公全盤否認,並揚言要控告媳婦毀謗,而潘娜雷若的丈夫也向法院訴請離婚。

參考資料

兒抓姦媽媽交纏「阿公」做愛 慘遭母殺害滅口